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校场】穿海魂衫的“精锐毛子”不知不觉竟成了世界最强

59日,俄罗斯在莫斯科红场举行了一年一度的胜利日阅兵活动。由于俄罗斯每年胜利日都会阅兵,所以每年受阅的武器装备也都大差不差,很难给人什么新鲜感。然而即便如此,俄罗斯空降部队还是经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惊喜。比如去年胜利日阅兵中首次亮相的台风-VDV K-4386伞兵战车和今年首次亮相的台风-PVO特种装甲车。

其实对军事梗比较了解的朋友肯定听说过,头戴小蓝帽,身穿海魂衫的“毛子”都是精锐毛子。这其实就是在说俄罗斯的空降部队,俄罗斯空降兵也被简称为VDV,与俄罗斯战略火箭军一样,是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下属的两大独立兵种之一,独立于陆军、海军和空天军三大军种之外。其军服特征就是淡蓝色配色,即天蓝色贝雷帽和淡蓝色的海魂衫。

 

说到海魂衫,其几乎已经成为了俄罗斯军队精锐部队的一种文化,不同的部队往往会选择不同配色的海魂衫作为自身的符号,比如众所周知的俄罗斯海军步兵使用的就是黑白配色的海魂衫。而与VDV同款天蓝配色的海魂衫也是俄联邦武装力量另外两个大名鼎鼎的特种部队——格鲁乌(源自苏联空降部队)和SSO的标配。这既说明了VDV的军种特征,也显示出了这支部队的精锐程度。

 

俄罗斯是世界上最早组织专业化伞兵部队的国家,VDV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30年代,其参加过从诺门坎战役、苏芬战争、卫国战争到匈牙利起义、阿富汗战争、两次车臣战争等在内的苏/俄历史上几乎全部的战争。目前,VDV共编有2个伞降师、2个空中突击师、4个独立旅和若干附属部队,总兵力约为4.5万人,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空降部队。对于苏/俄而言,伞兵的意义不仅在于空降到敌军腹地,夺控战略要点。更在于轻便易投送的机械化装备赋予了其强悍的快速反应能力和足够的战斗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作战使命与后来美军组建的斯特瑞克旅有颇多暗合之处。

 

作为为数不多以空降部队为主力快反部队的国家,苏/俄一向重视空降部队的机械化装备建设。像ASU-57ASU-85这样的空降坦克BMD家族那些系列化的伞兵战车都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但不论是ASU-57ASU-85还是BMD家族,为了考虑空降作战都无法装备厚实的装甲,和性能卓越的大口径火炮,这使其在常规地面作战中难免力有不逮。因此,在完全没有空降作战任务的阿富汗战场,苏联人首次尝试,为空降部队换装更加沉重的陆战装备——BTR-80BMP-2DT-62M。这些机械化步兵的装备在阿富汗战场展现出了其独到的价值,也为此后VDV部队的装备建设提出了一种新的思路。

 

其实仅从火力和裸车防护性上来说,BMD家族与BMP家族的差距并不明显,如BMP-2BMD-3的主武器都是一门2A42 30毫米自动炮,也都能发射9M113反坦克导弹。BMP-3BMD-4的主武器也都是一门2A70低压炮和一门2A72 30毫米自动炮。在防护方面,BMD家族的设计标准一般为正面防御12.7毫米机枪弹、全向防御7.62毫米枪弹;而BMP家族的优势只是能够在正面防御自家23毫米穿甲弹的攻击,而面对北约步战车25毫米、30毫米自动炮依旧十分疲软。

 

真正能够在火力和防护性上与传统伞兵装备拉开差距的其实只有坦克。比如阿富汗战争前期苏联伞兵装备的ASU-85突击炮装备的85炮只能使用化学能炮弹勉强应对当时世界上的主流第一、二代坦克;45毫米60°的正面装甲仅与二战前期的T-34-76坦克相当。侧面更是只有6毫米厚的装甲,很难抵御12.7毫米穿甲弹的直射。相比之下,103空降师后期装备的T-62M坦克则是一台标准的第二代主战坦克,其115毫米主炮可以发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破甲弹、榴弹和炮射导弹,足以应对除了刚刚问世不久的第三代主战坦克外的一切地面目标,其装甲对于大多数地面火力也有良好的防护效果。

 

进入21世纪,VDV在俄军的数轮军改中反复仰卧起坐,其在直射火力上的装备建设也出现了纠结。其装备的在BMD-3底盘上发展而来的2S25章鱼SD突击炮可以视作ASU-57ASU-85的继承者。虽然装甲较轻,但其装备的2A75 125毫米滑膛炮就是从2A46坦克炮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低后座版本,不仅可以兼容俄军坦克的全部制式弹药,这些弹药在2A75的上性能表现也与在2A46上的几乎一致。可以说一举拉平了伞兵突击炮与主战坦克在火力上的差距。但这款伞兵突击炮在生产了仅仅二三十辆之后就草草停产了。该型突击炮停产的说法有很多,既有说其可靠性不佳的,也有说俄军对其防护性能表示疑虑的。不过从后来俄军的实际选择来看,第二种说法几乎可以肯定是确实存在的。

 

2016年,为了提升自身的现代化作战能力,VDV2个空中突击师和4个独立旅中各1个坦克连。这6个坦克连中,除了98331团的坦克连装备了2S25突击炮以外,其与5个连均装备了当时较新型的T-72B3主战坦克。后来其中的一部分还继续升级为了T-72B3 2016型(也就是一般所说的T-72B3M)。鉴于服役以来,主战坦克部队表现出了与空降部队的良好亲和力,俄军还计划将其中的3个连扩编为坦克营。伞兵突击炮的停产,主战坦克连的扩编,以及2S19加榴炮等大威力支援火力的加入,基本可以说明,相比于传统的空降作战,现在的VDV明显更加看重快速反应能力以及正规作战能力。

 

VDV逐渐向专业快反部队靠拢的另一个装备特征就是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台风家族轮式战车。2020年胜利日阅兵中首次展出的台风-VDV K-4386轮式装甲车是一种类似于美军M-ATV的全地形防雷反伏击车。其重量大致与BMD系列装甲车相当。之所以要选择轮式设计,主要是因为轮式车辆维护简单、在铺装路面上的机动性更好。在地球的另一边,同样立足于快速反应作战的美军斯特瑞克旅、步兵旅也都做出了类似的选择。

 

而与美军M-ATV不同,K-4386继续发扬了俄军空降部队在火力上的一贯追求。其装备了一座带有一门30毫米自动炮的全封闭式炮塔,整体设计颇有中东皮卡坦克的风格。同时其防护性也可以稍稍比肩BMD家族装甲车,能够360°防护小口径武器的攻击。这也使其更像是M-ATVBMD的结合体,既有前者的机动性,又有后者的火力。

 

而今年胜利日阅兵首次现身的台风-PVO则是K-4386的轻量化和简化版,主要用途是为肩扛式防空导弹班等特殊兵种提供代步服务。该型装甲车此前曾赴我国库尔勒参加国际军事比赛晴空项目,在西北隔壁上展现出了相当优异的性能。而此次之所以要将这款平平无奇的载具拉上红场,可能意在战时VDV四轮台风装甲车的车族化和系列化,毕竟在PVO运输车和4386“步战车”后面,俄军还在以此底盘研制82毫米自动迫击炮等车族化产品。

 

除了主战坦克与轮式装甲车车族的加入外,VDV在快放方面的尝试还包括信息化作战能力的建设。同美军斯特瑞克旅一样,VDV也深知现代化快速反应部队的生命力就在于其信息化作战能力。俄军还专门为此研发了仙女座信息化作战网络。目前,VDV包括T-73B3坦克在内的几乎所有作战载具都搭载了仙女座系统,这套作战系统可以帮助VDV在战场上实现游戏中才存在的小地图功能,极大提升了其协同作战能力。

 

总览世界快速反应部队的发展,快而不强是非常普遍现象。除了法军几乎整体实现了模块化、快反化以外,其他军事强国的快反部队更像是传统机械化部队的轻量化改造。在这种环境下,使用要么老旧,要么廉价的装备组合而成的VDV却成了上天下地无所不能,攻坚快反样样精通的一个异类。这种建军模式也着实值得其他军事强国思考借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滚球体育_足球滚球技巧_足球滚球网站 » 【校场】穿海魂衫的“精锐毛子”不知不觉竟成了世界最强